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 TEL:

0551-62889151

理论研究

杨震 孙毅:我国民法典的时代价值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21-12-13  浏览次数:97

摘要

民法典的时代价值包含三个维度,即民法典的创新发展维度、法的价值与功能维度、时代特色维度。我国民法典作为面向21世纪的民法典,在价值理念上完成了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的质变,具备了现代民法典的特征。主要体现为以人为本的人民性、与时俱进的时代性、立足国情的民族性、求真严谨的科学性。我国民法典的创新与发展体现为成文法渊源形式的提升,人格权独立成编和债法解构。我国民法典内在的民法价值关怀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高度一致。就外在价值而言,我国民法典满足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回应了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的需求,为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保障。其在世界范围内开创了七编制体例的先河,是一部具有时代性、典范性的民法典。

关键词

民法典;以人为本;时代价值;核心价值观

正文

图片

民法典时代价值的三个维度

民法典的时代价值这一命题,包含了三个维度,即民法典的创新发展维度、法的价值与功能维度、时代特色维度。首先,民法典的创新与发展维度重点在于法典化提升了民法的法源层次,民法典编纂质量是进一步讨论其价值性与功能定位的物质基础。在民法典这一法律形式上发掘法的价值和在其他法源形式上显然是不同的。其次,法的价值与功能维度是针对民法典满足特定时代主体对法律需求的研究。再次,民法典的时代特色维度是一个“历时性”命题,不同时代的民法典承载着各自的历史使命,其价值取向均有时代的印记。

我国民法典作为面向21世纪的民法典,在价值理念上完成了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的质变,突出了对人格利益的尊重和保护,具备了现代民法典的特征。现代民法典就是要充分实现以人为本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时代价值,改变传统民法典人格权制度长期缺失的现象,集中体现对人的关怀。民法典所确立的制度必须尊重主体地位,尊重主体的人格尊严。民法典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就是以“财产权”为中心向以“人格权”为中心的转变过程,实质上是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立法价值理念的根本变迁。下文即从时代特色、创新发展、功能定位三个维度,阐释我国民法典的时代价值。

图片

我国民法典的鲜明特色

我国民法典在继承民法传统的基础上,立足国情,顺应时代,与时俱进,勇于创新,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与其他国家民法典相比较具有独特属性。

(一)以人为本的人民性

我国民法典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立法为民”的价值理念。以人为本,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重要思想之一。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人被置于社会的核心,尊重人、爱护人、关注人已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旋律和时代特征。

从我国民法典的体系来看,无论是立法宗旨,还是民法调整对象,以及各编中关于民事权利、民事义务的规则设计,都是以人为中心展开的。我国民法典是建立在“以人为本”的价值理念上的,“重人轻物”是我国民法典的显著特征。正是在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指导下,我国民法典突破了传统民法典的旧藩篱,实现了人格权独立成编。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必然结果,是“以人为本”价值理念的立法表达。因此,笔者认为,人格权独立成编,是我国民法典的重大创新、重大突破,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典的人民性,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执政理念,这是我国民法典优越于资本主义国家民法典的显著特征。以民事立法的形式向世界宣示:在当今的社会主义中国,人的生命、健康、人格尊严比财产更重要。

(二)与时俱进的时代性

与传统民法典相比较,21世纪现代民法典必须充分反映时代精神和时代特征,有所创新,有所发展,真正体现民法典与时俱进的品格。

首先,21世纪是生态经济时代。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将绿色发展作为关系我国全局的一个重要发展理念。我国民法典充分贯彻了绿色发展理念,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民法典》“总则编”的第9条确定了“绿色原则”,从基本原则层面提出了生态环境保护的要求。这也为后面各分编围绕着“绿色原则”加以贯彻提供了基础。其二,“物权编”与“合同编”对“绿色原则”的具体制度做出了相应的规定。其三,“侵权责任编”是“绿色发展”理念在分编中最集中的体现。

其次,21世纪是数字时代。我国民法典顺应新时代的到来和挑战:其一,为了适应数字时代发展的需要,《民法典》“总则编”在第127条对于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进行了原则性规定,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纳入了民法的保护范围。可以说,《民法典》“总则编”对于个人信息、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规定,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其二,面对信息时代的到来,《民法典》加强了对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的全面保护。其三,面对数字时代的挑战,民法典在保障民事主体享有权利的同时,也完善了对于网络的管理。《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将之前《侵权责任法》关于网络侵权的第36条的内容,扩充成了第1194条到第1197条这四条条文,对网络侵权责任制度进行了全面补充和完善,关于网络侵权的修改,是此次侵权责任编的亮点之一,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符合以人为本的思想,符合私法自治精神,更是对科技发展和网络化时代的深切回应。

最后,21世纪还是经济全球化时代。我国民法典顺应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在借鉴了两大法系交易规则的最新发展和新的立法经验的基础上,为进一步适应经济全球化增加了相应的法律规则。

(三)立足国情的民族性

《民法典》不仅要体现时代精神,也是民族精神的立法表达民法典的民族性体现的是一个民族的政治立场、经济水平与文化传统,无论是在政治理念方面,还是在经济制度方面,或是在思想文化方面,民法典都表现出了中国智慧与中国特色。

在政治理念方面,民法典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民法典》在第1条就开宗明义地指出其立法宗旨之一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民法典中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有两种:基本原则和具体规范。

在经济制度方面,民法典保障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实行的是以公有制为基础,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于如何实现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这一人类历史上的全新问题,民法典设置了一系列具体规则,以保障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的融合与发展。

在思想文化方面,民法典保护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我国民法典立足本土化,把保护见义勇为行为、关注弱势群体、尊老爱幼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具体化为民事法律规范。

(四)求真严谨的科学性

我国民法典顺应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充分体现了求真严谨的科学精神。这主要体现在我国民法典与以往传统民法典不同,它是一部以人为中心的现代民法典。  

现代民法就是要充分体现以人为本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改变传统民法典人格权制度长期缺失的现象。现代民法的理念就是集中体现对人的终极关怀。民法必然要求尊重个人人格,尊重个人主体地位,尊重人格尊严。我国民法典对这一转向做出了积极回应,其标志就是突破了传统民法典的立法模式,实现了人格权独立成编。民法典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就是一个民法典以“财产权”为中心向以“人格权”为中心的转变,实质上是从“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立法价值理念的根本变迁。因此,笔者认为,我国民法典实现人格权独立成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以人为本时代的必然产物,是现代民法典的必然要求,是科学立法的必然结果。我国民法典体现了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精神,必将成为世界现代民法典立法的典范。

图片

我国民法典的创新与发展

我国民法典的编纂,不仅有对各国民法典精粹的兼容并包,也有对我国法律传统的薪火相传,更有适应21世纪中国社会发展的创新性探索。

(一)法典化与法源样态的多元性

1. 法典化对成文法渊源形式的提升

民法典是成文法的最高形式。我国民法典则是以法律渊源形式的升级回应21世纪社会发展的需要。其一,民法典比单行法更加系统化,注重通过法典建立完善而周延的规范体系与概念逻辑,是法律体系科学化的内在要求。其二,法典化是提升民法典在法源样态中的地位,以“典”的法律存在形式彰显其在整个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中的重要性。其三,民法典有利于实现民事基本法律制度的稳定性。法典较之于其他成文法形式,更能表达出国家保护民事权益之庄严承诺的恒久性,是保障权利的社会契约。其四,民法的法典化可以弘扬法典精神。法典精神是良法精神,呼唤以科学的态度对待法律的制定与运行;强调法律的伦理性。民法典既是法典精神的载体,又是对法典精神的宣示。

2. 法典化对法源样态多元性的影响

法源样态的多元性本身就是民法典必须规范的一个立法目标。首先,由于民法调整对象涉及人民生活中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具有复杂性,民法典之外仍需制定民事特别法,且制定法供给不足之处,仍需要习惯法的补充。其次,从法律适用的意义而言,法源的多元性是克服法典局限性的重要手段;由于民法典中的制定法规范普遍具有一般性、抽象性特点,一定程度上存在对具体案件的潜在不适用性。通过单行法以及司法解释制定更具体的民事法律规范,是一个现实的需求。再次,法典僵化的现象也需要法源的多元来克服。最后,从维护社会传统的意义而言,法源的多元性是在引导立法者或裁判者发现市民社会自然发展出来的规则。基于以上原因,在民法法典化的同时,如何维护法源的多元,妥善处理民法典与其他法源形态的关系是评价民法典进步性的一个重要尺度。

3. 我国法源样态结构的创新性

我国民法典在法源样态结构上的创新可以概括为:坚持法源多元主义立场,明确规定法律和习惯是规范性法源;允许指导性案例以事实性法源而存在;将国家政策从法源中删除;国际条约的法源地位留白;法理虽不作为法源形式但可通过法源转化而实现其法源功能;民事特别法较《民法典》优先适用;习惯是制定法的补充性法源。

(二)我国民法典体系结构的创造性

我国民法典的外部体系结构最显著的特色,就是传统债编的解构与人格权编的建构。我国民法典开创了七编制体系之先河,极富创造性。

1. 人格权独立成编的时代合理性

人格权独立成编的意义在于变人格权的消极保护为积极利用;避免新型人格权利的脱法风险;在人格权编的体系下保持法律的可发展性,是我国民法典所处时代的要求。

2. 债法解构的内在合理性

债编被解构的内在动因不同于人格权编的建构,它不是时代性使然,而是沿袭新中国形成的法律传统。从总体上评价,我国民法典对债法的解构是以降低体系化整合程度为代价,而换取功能性的创新。

那么,降低体系化整合程度何以增强功能性,增强何种功能,是对我国民法典外部体系之合理性的进一步追问。首先,债法解构后的法典体系,更符合民商合一的体系定位。债法体系是传统民法典的组成部分,侧重于民事规范,债权让与、债务承担、债的履行障碍、合同的类型等诸多制度不能简单套用于商事活动。其次,债法解构后的体系符合新中国的法律传统。不以债编取代合同编,降低了法律适用的难度,具有保持法制连续性的功能。再次,债法解构的法典体系,为合同与侵权责任的法律规则的发展提供了空间。

3. 债法解构后的制度安排

民法典的体系一经选定,意味着相应的制度安排必须与体系的结构形式以及价值取向协调一致,以维持制度间的和谐。在体系强制的作用下,《民法典》合同编呈现出三个特点。

(1)条文数量膨胀。(2)合同编的法律地位进一步提升。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合同编”具有债法总则的统摄地位。另一方面,由于债法的解构,合同不再受债法的财产法属性限制,对身份法上的合同也有了可适用性。(3)以“准合同”涵盖部分法定之债。

(三)民法典的创新发展与制度传承性

法典化为民法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借助民法典的制定,实现了对我国民事法律规范的系统整理。其成果可以概括为:建构七编制的法典体系,完善法律规则,废止过时或不当的法律文件和法律条文,增加法律规定,填补法律漏洞,调整法律政策的价值取向,对司法续造的规则进行再法典化。

图片

民法典在国家治理中的功能定位

当下的中国,正处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民法典》的出台恰逢其时,将成为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保证。

(一)《民法典》是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促进社会和谐有序的基本法

《民法典》作为社会生活的总规则,为社会治理提供了基本准则,它将多元主体并入其中,各方主体都依据《民法典》的基本准则行使权利承担义务,从而实现政府和社会主体之间,以及各社会主体之间的合作共治,促进社会和谐有序的发展。《民法典》通过全面确认与保障私权的方式,将各方主体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充分发挥出各主体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从而达到更佳的治理效果。《民法典》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由政府包揽所有社会事务的局面,充分发挥了社会主体的治理作用,从而形成了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民法典》通过对社会组织的赋权,让其参与到共同治理当中,在提高了治理效率的同时,也降低了国家的治理成本,保障了国家治理体系的科学性和正当性的实现。

(二)《民法典》是保障和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基本法

市场经济实质上是法治经济,市场经济建立和完善过程是法治化的过程。只有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纳入法治轨道,我国的市场经济才能健康有序地发展。我国民法典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编纂民法典是加强市场法律制度建设的题中之义。民法典通过一整套系统的市场交易规则,为市场主体提供了行为预期,奠定了市场经济健康稳定运行的根基。我国民法典不仅是一部市场经济的基本法,更是一部“民商合一”的民法典,有利于维护交易安全和市场秩序,有利于营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进而更好地推动整体经济的发展。

(三)《民法典》是推动政府依法行政、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基本法

“规范公权力,保护私权利”是现代法治的核心理念。公权力和私权利两者对立统一,公权力来自于私权利的让渡,与此同时,保障私权也是设立公权力的根本目标。《民法典》许多制度的设计,都体现了这种法治精神。

《民法典》的出台,对我们各级政府依法行政提出更高的要求。一是要求各级政府要增强民法意识,牢固树立“规范公权力,保护私权利”的现代法治核心理念,把最大限度保障公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贯穿于行政和执法全过程。二是在民事领域形成“法无禁止皆可为”的负面清单治理模式。负面清单治理模式一方面为广大人民群众留有更大的私人空间,使每个人活得更有尊严、更有幸福感。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凡是清单没有列明的领域,市场主体均可以进入,这使得各类市场主体能够更加大胆投资、敢于创新,从而达到激发市场活力、繁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效果。

(四)《民法典》是提升司法公信力、实现司法公正的基本法

“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民法典》的出台,正是为司法机关实现司法公正,提升司法的公信力提供了民法保障。首先,《民法典》为民事裁判和民事检察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其次,《民法典》为司法机关办理民刑交叉案件,厘清罪与非罪的界限提供了法律依据,解决了过去在处理民刑交叉案件时,重刑轻民的思维习惯,从而混淆了罪与非罪界限的问题。

民法典的时代价值既体现为内在的法典自身对法价值的追求,也体现为外在的民法典对社会时代需求的满足。前者为内在价值,后者为外在价值。我国民法典坚持以人为本的立法理念,通过全面、科学地设置篇章结构、基本原则、各项民商事法律制度,加强对人格权、财产权以及各种新型权益的保护,确保自由、平等、公正、诚信等法价值的实现,其内在的民法价值关怀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高度一致。就外在价值而言,我国民法典的制定与实施,满足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回应了网络时代新科技发展带来的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的需求;为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保障。我国民法典的创新和发展为法学的进步做出了贡献,人格权独立成编的法典体系符合时代的特征,在世界范围内开创了七编制民法典体例的先河;开放的体系结构适应了数字网络时代法律发展性的需要,以科学的方法兼顾了法律的传承与创新,是一部具有时代性的优秀的民法典,为其他国家制定民法典树立了立法的样本,具有成为世界现代民法典典范的重要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