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培育与践行  >  培育与践行

培育与践行

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 TEL:

0551-62889151

培育与践行

“礼义廉耻”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9-6-18  浏览次数:71

 

 

我从小曾经对“礼义廉耻”这四个字反感,要问“为什么”?

我的回答很干脆,因为这四个字是蒋介石用过的。我的大脑里一直想着,民国时期蒋介石是国民党总裁,是中华民国的蒋委员长、蒋总统,大凡有蒋介石领袖像的墙壁上都有“礼义廉耻”四个大字。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接受的教育就是仇蒋敬毛,认定其人系“独夫民贼”,“蒋光头、蒋该死、蒋匪帮”,出于对蒋介石的仇视和痛恨,所以,学生时代我对“礼义廉耻”四个字,总认为是国民党反动派用封建文化对军民进行奴化教育,故视之糟粕。

几十年间,“礼义廉耻”在我心中讳莫如深,避之不及。我的天真幼稚,缘于对“礼义廉耻”的无知。

“礼义廉耻”这四个字并不是一个政治术语,它应该属于道德范畴。反动统治者可以用它,革命领袖也可以用它。其实,谁拿它作为思想武器,它就具有了阶级属性。

光阴荏苒,廿一世纪了,中国的学校开始重视和继承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秀文化积淀,从孩子启蒙时,就开始学习国学经典。于是,我捡起被我鄙视的祖先训词,慢慢地茅塞顿开,则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于是,对“礼义廉耻”也有了深刻的认识,反思过去,心无旁骛,并引发出新的解释。

《管子·牧民》:“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春秋时代齐国的管仲礼义廉耻称为国之“四维”。

管仲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他以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首而登上历史舞台。

历史上管仲无疑是一个具有改革精神的人物,他在齐国担任相国的时候,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改革,使得齐国迅速富强起来。

管仲最让后人称赞的是他与齐桓公开创了后代读书人的理想境界明君贤相的格局。齐桓公不计前嫌重用与自己有一箭之仇的管仲,而管仲誓死效忠齐桓公,这种和睦的君臣关系成就了齐国的强盛,也为后世所称赞。所以,以后三国时期诸葛亮都成了管仲的粉丝。

管仲认为“礼”就是不能越出应有的节度,即思想行为不能超出道德规范;“义”,就是要让自己的思想行为符合道德标准;“廉”,就是不隐瞒自己的缺点错误,即廉洁不贪;“耻”就是不与不正派的人在一起,就是懂得羞耻。他认为“礼、义、廉、耻”与法相比,比法更为重要,把它们认作支撑国家大厦的四根柱子。

北宋欧阳修在五代史:《冯道传中归纳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注:“管生”即管仲)之能言也!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败乱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则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

欧阳修的意思是,“礼、义、廉、耻”是维系国家的四项道德准则,如果它们不能被推行,国家极易灭亡。

【春秋】管子《管子.牧民.四维》“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国之四维,缺了一维,国家就会倾侧;缺了两维,国家就会危殆;缺了三维,国家就会颠覆;缺了四维,国家就会灭亡。

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故夫子之论士曰:“行己有耻。”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又曰:“耻之于人大矣!为机变之巧者,无所用耻焉。”所以然者,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

历代的统治者和思想家,一掌握政权而面对治国安民之要务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治民的首倡:“礼、义、廉、耻,国之四维”。

我的理解是:“就是对人尊敬体现为适当的态度和行为;义就是公正无私的举措;廉就是不贪不污表现为纯正高洁;耻就是自己的不当言行举止有羞愧之心。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这是两千七百年前振兴齐国,成就霸业的一代英才管仲的千古名言,在管仲看来廉耻是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乱败亡亦无所不至。

蒋家王朝的覆灭,就是“四维不张”,虽然蒋介石也讲“礼义廉耻”,他的那些文官武将们也“满嘴的仁义道德”,但是其实呢?“一肚子的男盗女娼”!蒋介石的部下从上到下就是烂了,一言以蔽之“道德沦丧”。因为他的官僚机构不代表人民,失道寡助,人民不拥护他,他便淹死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然而廉洁这一品质的养成却远非那么容易,作为廉洁的对立面,腐败问题伴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社会而生,它是一个自古以来就困扰着各朝代政权的一大顽症。

王亚南先生说:中国古代官僚的生活就是贪污生活。又说:中国古代的一部二十四史,其实就是一部贪污史。尽管各朝代灭亡的原因并不完全相同,但是都无法逃脱兴亡周期率的轮回:从王朝初期狠抓反腐败斗争,到王朝中叶后反腐败制度渐渐松弛,变得有名无实,再到王朝后期便腐败盛行导致王朝灭亡,然后新王朝又从头开始一轮新的轮回。而清廉自持的官吏之少,也是屈指可数,“翻翻二十四史,人们就会明白,有名有姓并且货真价实的清官,不过几十位。明末清初优秀的文学家史学家张岱,在所著《夜航船》卷7清廉类,扳着指头数了很久,也不过只找出四十位清官。”

 

 

作者:陈竣,江苏省靖江市人。文学爱好者,青年时代从事教育工作。退休后专注文学创作,同时关注教育事业和城市管理以及社会公益。

 

说明:素材来自报刊、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