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培育与践行  >  培育与践行

培育与践行

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 TEL:

0551-62889151

培育与践行

以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路径探析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9-5-14  浏览次数:57

 

[摘  要]以重要人物、事件和节日为主题的纪念活动内在蕴含着国家、社会、个人不同层面所倡导的价值取向及准则,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载体。纪念活动植根于生活世界,借助象征符号、仪式操演,有利于促进理论的、抽象的、说教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生活化、具象化、实践化。基于此,可以从引导纪念活动,坚持正确的价值观教育方向;整合纪念活动,形成和谐的价值观教育场域;创新纪念活动,拓展传统的价值观教育方式等维度着力探究借助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现实路径。

[关键词]纪念活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载体


纪念活动是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载体,蕴含着丰富的教育资源,具有价值观教育的重要功能。习近平强调,“要建立和规范一些礼仪制度,组织开展形式多样的纪念庆典活动,传播主流价值,增强人们的认同感和归属感。”[1]165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明确指出,要通过举办多样式的纪念活动,挖掘各种纪念日蕴藏的教育资源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其传播社会主流价值的独特优势。因此,当前探索借助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路径,充分释放纪念活动内在的教育效应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纪念活动的基本主题及其价值蕴含


分析纪念活动的基本主题及其内在蕴含的价值理念是探究借助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前提。纪念活动是由政治组织、社会团体或个人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程序组织开展的以追思、怀念历史人物或事件等为主题的群众性仪式化行为。常态化、多样化、日常化的纪念活动对人民群众、青年大学生等群体的思想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按照纪念对象的不同,可以将其划分为以重要人物、重要事件和重要节日为主题的纪念活动,这些纪念活动内在蕴含着不同层面的价值取向及准则。

(一)以重要人物为主题纪念活动的价值内涵

当前,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举行了多种多样的纪念重要历史人物的活动,纪念活动的开展日趋固定化、常态化,纪念活动作为价值观教育的载体,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其中比较突出的是以革命家、教育家和道德模范等为对象的纪念活动。孙中山、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从青年时期就开始致力于为国为民的伟大事业,他们的整个人生都闪烁着爱国主义的崇高品质,时至今日,召开纪念大会、举办生平展览、影视创作等纪念活动就是要学习他们对党、国家和人民的忠诚和热爱,有效发挥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陶行知等著名教育家在自己的行业领域精心敬业,创造性地提出了诸多教育理念,为我国近代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开展纪念活动追忆他们的辉煌业绩、思想精髓,有助于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养人们的敬业精神。雷锋等道德模范对他人诚信友善、对工作尽职尽责,甘愿在生活和工作中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定期举行纪念雷锋等道德模范活动,就是要将这些宽广的胸怀和忘我的精神深深地刻在广大青年的内心深处。在借助多种形式开展以历史人物为主题的纪念活动中,传递和表达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价值观念,是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载体和资源。

(二)以重要事件为主题纪念活动的价值内涵

在中国共产党带领广大人民进行艰苦奋斗的伟大征程中,正是一件接着一件的重要事件推动着国家和社会的历史性变革,逐步实现了人们对光明美好生活的向往。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万里长征、抗日战争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改革开放等历史节点和历史事件,都凝聚着中国人民追求国家独立、富强,社会平等、公正的价值理念和时代使命。当前,借助主题庆典活动、发表纪念文章、排演相关话剧等形式纪念重要历史事件,一方面,可以增进对中国共产党、中国道路、中国制度的自信,提升群众的民族自豪感、制度优越感和对党的信任感;另一方面,在充分挖掘和运用这些事件中所蕴含和表达的富强、民主、公正、平等等价值追求和理念基础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让受教育者在参与历史事件的纪念活动过程中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潜移默化地植入精神层面。

(三)以重要节日为主题纪念活动的价值内涵

节日文化是中华民族灿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与情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思想精华与文化血脉,是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民众生活的有效方式。中华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孕育和传承下来的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富有人文色彩的传统纪念日以及近代以来形成的七一建党节、十一国庆节等革命纪念日,都蕴含着多层价值期盼。从节日纪念活动表达的愿景来看,春节贴对联、拜新年,清明节扫墓、踏春,国庆节悬挂红旗等纪念方式都传递和强化着国家富强、文明和谐、生活富足的价值理念和美好期待。从节日纪念活动的象征符号来看,物质载体如饺子、月饼、汤圆等蕴含着团结友善、平安幸福的价值观和人生追求。从节日纪念活动蕴含的主体精神来看,无论是端午赛龙舟,还是七一瞻仰纪念碑等活动,都表达了对先辈爱国奉献、忠诚信义、心有大我等崇高品质的敬仰。这些绚丽多彩的节日纪念及其折射出的价值意蕴与当前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肥沃土壤和鲜活文化方式。


二、纪念活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功能


纪念活动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开展先进价值理念教育的重要方式,其承载的文化符号、植根现实生活的特性,有助于促进抽象的、说教的、理论的价值观教育具象化、实践化、生活化,从而逐渐营造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的生活情境和社会氛围,“使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无时不有”[1]165。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纪念活动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功能。

(一)纪念活动承载象征符号,促进抽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具象化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抽象性,需要通过一定的载体将之具象化,才能更好地被人们所接受、内化,而纪念活动则是借助象征符号来表达其主题内容的行为,为抽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象化提供了载体。作为象征符号的集合体,纪念活动在具体的实践中通过运用象征性的物件、情感性的语言、集体性的行为等符号表征建构出呈现和感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神圣场域,“使不能直接被感觉到的信仰、观念、价值、情感和精神气质变得可见、可听、可触摸。”[2]48例如,自2014年以来,国家在每年的12月13日,都开展纪念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同胞的活动,其中参加公祭的社会民众、和平大钟、和平之鸽和对侵略者的控诉等象征性符号,共同构成了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强大场域,使人们在庄严肃穆的纪念仪式中体会其传递的价值理念:国家富强起来才能抵御外辱,揭露暴行、铭记历史、坚守和平就是在表达我们对文明与和谐的向往,“爱国就是爱我们的国土、爱我们的同胞、爱我们的文化”[3]。显然,借助纪念活动承载的象征性符号就是要将“富强”“文明”“和谐”“爱国”等抽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转化和分解为一个个具体化的元素,从而更好地被受教育者认可,进而融入其内心深处。纪念活动的这种符号象征性,是把抽象的价值观念具体为形象化的中介,在物体、意义和个体之间搭建起桥梁,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物化,促使其由抽象走向具体,为人们提供了直观却不乏深刻的教育向度。

(二)纪念活动根植生活世界,促进理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生活化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脱离生活必然会导致教条化,从而失去感召力,难以发挥其应有的效果。习近平强调,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弘扬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在落细、落小、落实上下功夫。而植根于生活世界的纪念活动,是人们定期开展富有生活气息的行为,特别是诸如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纪念活动,长期以来与民众的日常生活相融合,在个体与家庭等社会微细胞的现实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而且随着国家从法的层面设立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等,更是将纪念活动广泛而深刻地嵌入到人民的精神生活当中,加之纪念活动本身蕴含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多重元素,这就为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由理论化拓展至生活化提供了可能。由此可见,植根于生活的纪念活动迎合和架构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向社会各个层面传播的空间,使其能够贴近并融入人们的生活世界,让思想王国的概念、理论走向大众化、生活化,乐于为社会主体所接受,进而使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更加广泛、深入、有效。

(三)纪念活动借助仪式操演,促进说教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实践化

纪念活动是定期开展的纪念行为,其中相对固定的仪式过程和操演,在不断反复地进行中促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变成个体的行为准则,进而成为自觉奉行的理念。这一功能在于仪式操演所具有的强烈感染力和内化力。纪念活动一改以往单纯说教的空洞乏味,通过建构特定空间、特定程序和特定仪式,运用震撼性、情感性、符号性的元素,使人们置身于某一特殊场域,以影响其主观心理、政治倾向和道德态度,并进而规范参与者的行为准则。纪念活动尽管是在具体的时间与空间进行,但本身却包含着参与主体理解、认同和接受其传递的价值观念的过程。一般而言,它的一次周期性结束并不意味着对个体意义和价值的终结,历经纪念仪式潜移默化的影响,“个体将对信息的吸收和理解所产生的正向认知扩展到更为广泛的生活层面,并将内化的价值观融入到行为的各环节中”[4]。由此,便克服了由一方从思想上强制灌输给另一方的传统教化模式,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借助纪念活动的仪式过程和操演,找到与个人现实生活相融合的实践归宿,真正达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三、借助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路径


纪念活动蕴含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元素,凸显着价值观教育的功能。当前,更好地发挥借助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首先需要引导和调整纪念活动坚持价值观教育的方向、主题。在此基础上,整合国家、社会、学校、家庭等各个场域的纪念活动,形成和谐有序的价值观教育链条,让具有价值观内涵的纪念活动融入人们的生活世界。

(一)引导纪念活动,坚持正确的价值观教育方向

充分发挥纪念活动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积极作用,首先应保证其坚持和凸显正确的价值观教育方向,这就需要积极引导纪念活动,把形式与内容的选择同有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和教育紧密结合起来,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统领和规范各种重大纪念活动,“形成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体的社会价值目标,确保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5]。具体而言,可从内容、形式和落脚点3个方面进行引导和规范,从而更好地呈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蕴及教育目标。在内容上,既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3个层面内涵要素为引领,设计纪念活动表达和传递的教育主题,又要选择性地将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地区历经锤炼而沉淀下来的向上的、充满活力和价值的精神性元素作为纪念活动的基本素材。在形式上,要引导纪念活动选取植根于时代、现实生活并富有人文气息的基本形式,做到聚焦群众进行实践创造,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生动活泼的语言和流程设计展开,让丰富多彩的纪念形式充分承载和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涵,更好地融入人们的生活世界。在落脚点上,要引导纪念活动把现实的人作为关怀的对象,凸显人的主体性,结合不同受教育者的特点与需要开展场景的规划、内容的建构,明确最终目标是以纪念活动为契机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促使个体价值观念的革新和人的全面发展。

(二)整合纪念活动,构建和谐的价值观教育场域

在保证纪念活动坚持正确的价值观教育导向的基础上,还要将散置于社会生活各个空间,隐藏于不同层面的纪念活动充分整合起来,形成和谐有序的教育场域,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在提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实效性上的作用。落实到路径选择上,一是要整合国家、社会、学校、家庭等场域的纪念活动,推动形成从宏观到中观再到微观单元的纪念活动链条。尽管这些维度的纪念活动各自的规模、方式、内涵有所差异,但指向的价值目标是同质的。比如,从表象上来看,国家、社会、学校更多侧重于重要人物和事件的主题纪念,家庭层面则更多开展的是传统节日的主题纪念。而从意蕴上来说,它们都不同程度地传递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社会和个人层面所倡导的价值取向及准则。因此,要推动多维的纪念活动和教育内涵相互补充、相互交融发展,建构出错落有致的价值观教育场域。二是要整合全民族共享和地方特色的纪念活动。在历史的发展中,中华民族既形成了诸如清明节、中秋节、春节以及其他政治生活领域等全国共享性的纪念方式,同时,各个地区、每个民族在其独特的区域、族群文化中又生发出诸多地方纪念模式和空间。这就需要在广泛开展共享纪念活动的基础上,尊重各个民族独特的地方小众仪式,推进全民族共享和民族地域特色纪念活动的有效融合,使价值观教育借助不同场域的纪念活动立体化、全方位、多层面地点缀和融入人们的精神生活世界。

(三)创新纪念活动,拓展传统的价值观教育方式

以纪念活动为契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既要充分挖掘和开发传统资源,又要以时代为表征创新发展。中国作为礼仪之邦,孕育着丰富的纪念仪式,理应汲取其传统礼仪教育的精华,为现代纪念活动提供借鉴。与此同时,在当前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也要紧跟时代步伐,积极依托现代新兴媒体,拓展传统育人方式,使镌刻着历史烙印、历经沧桑的纪念活动彰显出历久弥新的时代价值。习近平强调:“要运用新媒体新技术使工作活起来,推动思想政治工作传统优势同信息技术高度融合,增强时代感和吸引力。”[6]作为以强化主流意识形态为根本而建设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利用纪念活动进行弘扬与教育时同样应做到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借助互联网新媒体开展革命先烈祭奠、国耻纪念、传统节日纪念等活动。新媒体本身所具有的实时性、交互性和开放性,可以降低成本,吸引民众的广泛参与,扩大纪念活动的功能场域,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效果。因此,当前,国家、社会、学校等各个层面要合理利用网络新媒体,有意识地、主动地设置和创建灵活多样的纪念活动,形成传统与现代纪念、新旧媒体纪念相互融合,共同提升纪念活动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的涵养作用。

 

 作者:闫立光 刘晓华

          说明:素材来自报刊、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中心。